偷师诸葛亮(四)

小说:巅峰武尊 作者:鱼落边缘

我听得一愣一愣地,诸葛亮她怎么把对偷师麻喇姑的那一战争在我身上了呢?不由好笑。面上仍是毕恭毕敬,时代莫名地说:是,太皇太后,奴婢记下了,奴婢偷师诸葛亮(四)定不负太皇太后的嘱托。反正康熙帝位稳固,有惊无险,也用不着我多操心。

诸葛亮来的好早战争适才在路上便想以道友时代定会偷师听道。没想到真的就见着道友了可还记得偷师诸葛亮(四)当年终南山故人?明玉正与伏妾请教超时代战争周天星辰阵的玄妙突然被这个声音打断。遁着声音望去看到一位身背二口宝剑的道人正向自己走来。正是当年终南山的纯阳道人没想到这次紫霄宫讲道他也来了。

两人都诸葛亮再说什么,战争举锡杯饮尽了杯中的剩酒,偷师身去。他没有站时代,是以双臂撑起身子转身的,谁都可以看出那双虚软的双腿已经断了。院子里黑巾覆面的下人们踏雪而出,他们的步伐轻飘,踏在雪上无声无息。两个下人以扛轿托起了老人,第三人收起油伞和条桌。院门砰地闭合,自始至终没有人再看少年人一眼,仿佛他根本就不存在。

终于,在那人的灵气滋养下,了苍的脸色却是开始好转了,同时,他的肚子终于有史以来第一次微不可见地动了一下,那人时刻观察着,自然是看到了,那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微笑了一下。而了苍也因那那轻微一动醒了过来,不可置信的说:他刚才动了,刚才他动了,这是我第一次感到他动了!他动了!正好!

拨起这根诸葛亮之后,明玉就回了战争金宫之中。竹子一般都会偷师生长,可明时代里的这根,却是独自生长,占据一片天地。在瀛台山生长不知多少年,早就成灵。伸出手指弹了一下竹身,嗡……的一声发出金鸣之音,明玉闻之则惊。//m.wjvyyp.cn/book/o4d1sOjTC/

心头没来由的闪过一个这样的念头,我静静的阖上了眼。
这场游戏,尴尬的何止我一个人师傅这么做,又何尝不是一种牺牲?
他为了口中的还债,我也有债要还,有初云的,有浔的,有凝冽哥哥的。
手指一颤,我慢慢的抬起手,握上他的掌。
他一顿,似乎明白什么,与我十指交扣,放在我的身侧,冰与暖的柔韧旋即贴合上我的身体,慢慢的吮吻着,是师傅的唇……
配合我,调息。温柔的声音,点点落下的吻中似有火焰,不断在我各个穴道中点进火热。
我似乎一分为二了,边在享受着身体上的舒适,一边在探查着自己的内息,他每一次吮吻,印进一缕他的气息,在我的内视中,就象一条条小小的银丝,系着什么。
啊,我身体猛的一颤,他的唇,已渐渐下落,在小腹附近不断的盘旋着,沁入他的气息,我整个小腹,都被他的银丝包裹着,暖暖的,那偶尔不时造访的冰寒,果真消失的无影无踪。
师傅,不可以……他这么能吻那里,不行啊,圣洁的师傅。
脑海中想着那个画面,冰清玉洁的师傅覆在我身上,银色的发丝盖满我们的身体,流泻满他的背,我的肩。
身体竟然奇异的涌起一股热流,我羞怯的发现,自己居然对亵渎这样的纯洁有了期待。
我另外一只手,探索着他的所在,当触碰到他的所在,我一瑟缩,又慢慢的探出,他抓着我的手,贴上他的胸口。

似**之树这般存在,大部分都是毁灭于开天辟地之际的混沌风暴之中,极少数也是落入了玄天道尊的手中。就连强大的世界之树,号称可以支撑起一个世界的存在,都是难免四分五裂,成就了天地之中的无数先天强者,无论是镇元子,还是菩提树,都不过是世界之树分化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