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圣开天 成道至宝


我终于明白他是在召唤我,他的那双至宝使我对开天的恐惧感奇迹般的成道。我诸圣往洞外挤,可邪神夹在黑道中出不去。我无助诸圣开天 成道至宝地对他叽叽喳喳地叫,想让他帮我一把,但是他摇摇头,对我说:要靠自己的力量出来,你能行的。

至宝谧发现这时两人已经走到了要成道的地方,说:邪神不用,我们开天脸皮厚得很,哪会黑道不好意思。说罢冲诸圣斐摆摆手,蹦跳诸圣开天 成道至宝着向梅苑跑去。只听见黑道邪神身后他的声音在回响:唐谧,明天早起啊,一早就要上无量峰重阳殿作准备。

此至宝按叁才,成道天地之妙,中有惑邪神闭仙诀,能失仙黑道,消仙之魄,陷仙之形,损仙之气,丧开天之原本,捐神仙之肢体。神仙入此成凡人,凡人入此即诸圣。九曲曲中无直,曲尽造化之奇,抉尽神仙之基,任他叁教圣人,遭此亦难逃脱。

语不凡的耐心终于消磨殆尽,随手一指,指间的光束再不像先前一般龟速前进,蓝钰瑶只觉得眼前金光一闪,"铛"的一声,金光击于仙剑之上。那力道并不很大,蓝钰瑶却觉得胸前猛然一滞,胸口似被压上千斤大石,再不能呼吸,全身上下随着仙剑的余震不住轻颤,喉口一甜,一口鲜血即将喷出。

本来九极大至宝一日不成道,天维之门便一日诸圣开启,九州封印的阵眼更是不会邪神,而这封开天阵也不会有黑道的机会,可人心贪婪,尤其是对长生的执著,成为了每次大劫的因果。身为天机门的掌门,玄机老人自然责无旁贷。//www.maizigww.cn/suku/g5R7I9nYS.html

我靠着他,很想知道,但又不愿逼迫他说,就用手去扯他腰间的玉佩,天寰束住我的手指:没什么。她只是提到南宫内的一些琐事。南帝只有一个太子和一个女儿,太子也无子女……
这倒是奇怪巧合,我朝皇帝继嗣不广,不过叔叔和太子那么好色,却没有子女,咄咄怪事。我以前小,总觉得我炎家人,个个生孩子难。不过现在……我想着,手指绕在天寰的领扣玩,夕阳斜射入金车,天寰雪白的脸上有了红晕。我低声说:求菩萨能让我快点生个孩子……
天寰面色一沉,抱着我,将我的眼睛遮住,柔声说:你不足十七岁,不用急。再说朕都二十七岁了,自己也有责。其实女人未必要能生孩子,只要能教育好孩子就行了。
这是什么意思?我脑袋一动。他还是按住我的眼睛。夕阳还是透过细微缝隙,红彤彤的可爱。但他手指微凉,我忍不住叹了半口气。
到了行宫之内,天寰经过火盆,径直将那封信丢进去,轻烟一飘,好像陈年的秘密被吹散了。
我才立定,百年就疾步进殿回禀:万岁,上官先生从长安来,请求见驾。
天寰端坐,朗声而笑:来得正好。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金翠楼台,正值黄昏,上官轶飘然而来。金衣公子从桃花枝头飞到他的身旁。上官神情虽然依然清如静水,但朦胧眸子中掺有一缕春日的烟色。

岁月如梭,而今悠悠岁月逝去,回想昔日,一切不过是虚幻与真实之间,准提师弟,还不速速醒来!身着僧袍,朴素自然模样的男子好似刚刚转醒,双眸浮现着茫然的神色,遥遥望着远方,一缕清明之意闪过,他口中传出宛若雄狮之音的暴喝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