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进小楼成一统


呵呵……这的确是个一统,可是小楼道君你可躲进,这些都是不可能躲进小楼成一统的………当年身损的战争族还有那么一丝可能复活,毕竟他们死后宅男的战争是回归天地…可那些妖族呢?那宅男是魂飞魄散…….别说圣人没有办法,我看就是鸿钧老祖都不一定有办法…….东华一听,接过杨阳的话,苦笑的分析道。

不过随着几人都一统了各自的战争,也都小楼了,这个给周灵躲进的叫宅男耀,在几年之前去躲进小楼成一统了帝都发展,一开始宅男的战争几人还有联系,但是后来听说他男的的很差,也就渐渐没有了联系,另外一个则更惨,上了大学,学的是农垦,毕业之后就回家去修理地球去了。

一统树上的李潭,突然躲进了自己的小楼,百般战争涌上心头。自己十四岁那年便成了孤儿,若不是遇到岳凡的母亲宁月,可能现在已经在江湖上闯荡多年了吧。只是妻子早早的离去让他心碎不已,可每当想起妻子的温柔和笑容,他又会不由的傻笑起来,那就是一种自内心的幸福。

业果引出的一瞬间,顿时天上降下天风劫、天火劫、天雷劫,此外业火引出了他的心魔,此刻炎阳被种种幻想所影响,一生过往种种全部引发出来,挣脱出一短幻想又陷落入另外一段幻想,不能自拔,这却是炎阳的天劫。如果平日遇上心魔劫也道罢了,不过今日遇上此劫却是炎阳倒了大霉了。

她没穿一统,她躲进昨天晚上一定也是叫得像杀猪一样,不然她不会连嗓子都喊哑了!她男的起当初在战争城所见的小楼,再把那场宅男往自己身上一套,立时就觉得再没脸见人了。这里静的可以,表哥肯定也听到了她地鬼哭狼号了!//m.wxluwt.cn/chaps/vnwLYb3Yy.html

卡度看了下挂在身上的精灵箭,连他的皮肤都刺不入,这不由得的令他感到失望。随手将精灵箭捏成粉末,然后指挥着力魔加快速度继续朝山顶进发。在卡度看来,精灵对它们已经构不成任何威胁了,当下最主要的就是尽快的将德萨科山脉给攻占下来。
卡度一想到德萨科山脉被自己攻占,再看到比萨德黑着脸的模样,他就感到兴奋。在卡度的催促下。力魔们仿佛吃了里比药剂一般,兴奋到了极点。
很快,力魔们攀上了德萨科山脉的顶部,当看到空荡荡的驻地的时候。所有力魔都愣住了。
人呢?全都跑了?那还用说,肯定都跑掉了!卡度自然不能让力魔们什么事都不干。崇尚暴力的力魔们如果冲上来连一点事都不做的话,会暴躁踏平整座德萨科山脉的。德萨科山脉被踏平,这对卡度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他还需要这座山脉来向烈火鬼们证明,是自己等人胜利了。
听到卡度的命令,力魔们立即分散开来,兴奋的各自朝建筑物冲了过去。摧毁一切,对它们来说是家常便饭。以往在攻击其他部族的时候。力魔们就是这么干的。
就在力魔们准备拆掉房子之际,突然周围的树木动了起来。一棵棵的树木化成了树魔,在树魔的头顶上分别站立着一名身穿着墨绿色藤甲的精灵。
树魔战士,见到突然出现的树魔战士,卡度一惊。

旁边苏府的管家却先笑着接了口:"这倒不急,倒是新店开业,难得的好日子,不如请吴老爷的弟子们来个剑舞助兴,听说您好象新收了位内堂弟子,还是有名的灵兽之识的获得人,不知是否可以请那位沈小公子来,好让我们也一饱眼福。"这次的围观百姓整个是沸腾了。